我始终在前往,向一个我不曾去过的地方。

© 桎里。
Powered by LOFTER

今日摸鱼。

还是指绘。

"You used be here, brother."

指绘V总。

指绘摸鱼。

随便摸。

互猎者设定。

于2015年11月自创的人种设定,进行了一些修改后重发。

目前仍在完善中。

若有需求请标注原作者,感谢。

×.关于背景。

整个世界设定非原地球,科技更为发达,然而人类数量较少。目前只存在一个共和国,原不同国籍者主要生存区域不同,而能者与异体各有自治区域。

国家领导阶层具体身份不详,目前大总理与副总理为能者、异体的伴侣组合。

国家方面尽可能采取开放平等政策。

×.关于身份。

半能者:

半能者为所有人类的基础属性。

起初不具有任何特性。

在青少年至成年时有一部分半能者会由于个人因素成长为能者/异体,即便超出年龄范围也会有部分半能者由于外部刺激而成为能者...

「承花无差」Just be friends?


给友人的贺文,生日快乐。
大体上,是两个有些愚笨的家伙之间的事情。现pa,虽然标题那样,但是个小甜饼。
希望食用愉快……不,希望你能开心地收下它。
BGM用的是RADWIMPS - リユニオン,配合着歌曲的感觉来的。



Text:



1.



昭告午间休息的铃声刚落,死气沉沉的教室就重新活了过来。未等老师收好课件,前排的学生就率先动了身,几个人把桌子并在一起,也有跑到后排去推搡仍在睡梦中的几个人的。
教室迅速被交谈声和笑声吞没,空气里浮着各式各样便当的味道。花京院这才姗姗摘下了眼镜,从书包里拿出了母亲备好的便当,习以为常地走出教室。


“又去找你那个朋友吗,花京院?”
临...

「月金」忆一次失败之旅

×.如你所见,是一篇糖渣。也许有点月掘。
×.七夕快乐。

Text:

小老鼠提起这件事时,老实讲,我早已将它抛之脑后。

手工转动机器碾磨的咖啡粉,热水烫过之后滚出火热的深棕色浓浆,再逐步变浅——室内蒸腾而起的香气勾引着食欲,在精神的压制与胃部的收缩之间产生了新的感触;哪怕留下的渣滓也散发出无比的美味。当然,我拒绝在其中加入牛奶或方糖来破坏这份原有的、厚重的甜美香醇。作为替代,小老鼠把属于我那份的牛奶和方糖都倒进了她的杯子里,金属制的小勺在其中乒乒乓乓地敲。

教不会的家伙。脏脏的啮类小混蛋。

“——所以,月山君你放弃的那一刻,尽管是计划中的事,我还是吓了一大跳呢。...

「月金」美梦成真



×.单箭头。

Text:

01.

月山习最近开始做梦。

在梦里的他像是某种怪物,被人类排斥在外,也难以融入同类之间。

他以人类为食,从他们身上传来美妙的香味。

他找到了最为芳香的「食物」。

可他看上的猎物夺不到手,自己反倒被打得狼狈不堪,一身破坏皮肉骨骼内脏的伤口,一向引以为傲的赫子也变得肮脏不堪。提起他的衣领夹起来,大约会像一块破布一样吧。

他嚼着自己的肉,百无聊赖地想。

嘴里的东西可真难吃,但想起之后会成为取得那个人的前提,似乎稍稍变得美味了些。

至少他因为这个活下来了。

他的梦过于真实,几至让他难以分辨梦与现实的差异。除却那一点的光怪陆离,似乎没有什...

 如文。


The_World_文手企划组:

#The World##原创##文手企划# 


这是一个拼凑起来的世界。

如同表面所指那般,世界是被"拼凑"起来的。人们来自于不同的时间层面,大陆分散,每个地方的人拥有不同源头的能力。

那是出于人们的"意念"而产生的能力。

或者说,是出于这些被聚集起来的恶人身上的“恶意”而产生的能力。


神明抱怨着人类的不知餮足,将使用"意念"的权利交给他们,并将这些人抽离出来,放进这个新的世界中,让他们进行游戏。

"想...

「战争体」诸君,我喜欢金木君!



搞了一下战争体。

虽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儿不过写起来的时候简直狂喜乱舞。

战争体有毒。


-


诸君,我喜欢金木君!

诸君,我很喜欢金木君!


诸君,我最喜欢金木君了!

我喜欢幼黑金

我喜欢黑金

我喜欢白金

我喜欢佐佐木

我喜欢面具金

我喜欢幼白金

我喜欢暗金

我喜欢TV金

我喜欢√A金

我喜欢大学中、图书馆、咖啡店、公园里、体育场、角斗场、废墟内、城市间、泥泞里、虚幻间,一切存在于地球上的各种金木君!


我喜欢厮杀中的金木君,肢体弯曲,覆盖着面具将敌人撕裂!

当敌人被打到骨骼扭曲,再被撕咬下血肉时,我的心会兴奋起舞!


我喜欢金木君穿上特制的战斗服,用脊背突出的赫子,击碎敌人的甲胄,

当敌人哀号...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