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A厨,主吃枪弓枪。但红A相关CP都吃,避雷。
但丁厨。爱鬼泣爱生活。
d5跟mdzs请往其他页面走。

© 桎里。
Powered by LOFTER

之前想写Archer被召唤出来的片段,仔细一想,他召唤出来的时候还是在空中,估计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砸穿了凛她家的房顶,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不说,可能还自己掀起了沙发摆了一个装逼(?)的姿势等Master过来,就他妈很谐,根本写不出来,我笑到头掉。

「狂王弓」Warm Bodies 05

那是大概三年前的事情。

由于再两年前“棕牛”发布的全面公告,导致三大星轨还处于还在战乱期;最大的战斗组织脱离了星际联邦,几乎是直接性地导致了整个星际联邦的分裂。原本不满于爱迪狮统治的各个组织趁机迅速表态,尽管有一部分被联邦政府迅速镇压,但三大星轨内的偏远行星上仍是建立起了具有独立武装的新政府。而隶属于“战后修复”的迦勒底,也被迫从幕后被移到了台前,负责各个被战乱毁坏和污染的行星——统称“异星”。

那时的藤丸立香就在其中的一个异星上,却没有因此避开第二条引起三大星轨巨震的全面公告。

这次的异星环境十分恶劣,原本的人造生态被毁坏了大半,原本就难以生存的植被在萎缩之后露出了其下灰黑的底色。其大...

「狂王弓」Warm Bodies 04

库丘林与Archer共处一室的日子意外的和平。不如说,Archer不知找了什么方法:一天有24小时,他们足足有23小时都不会出现在对方的视野之内;剩下那一个小时平均分给了早中午饭,原因也是因为这个男人——联邦政府的战场清洁工、骇人听闻的赤红弓兵、颇有名气的变种独行侠,还兼职了迦勒底的厨子。


当库丘林在饭桌上看到对方穿着印有小猫爪的黄色围裙出来送饭时,那张早就该尸僵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讶异的神情——而他真正地将那份早就该被营养剂取代掉的寿喜烧送进嘴里时,他险些把勺子一起咬断吞进去。


尽管只有很轻微的一点点,但他确确实实尝到了属于正常食物的味道——虽说也只有咸味而已。


……且不说迦...

「狂王弓」Warm Bodies 03

×.文章设定中旧枪、Lancer,Caster和狂王均是同一人的不同时间段。

×.懒得加链接了。这篇完结之前应该不会挖其他坑,直接循着顺序翻就好。


Dr.罗曼现在很头痛,要比当时跟联邦政府结盟时看着特斯拉跟爱迪狮比赛一样调试(毁坏)地下核发电厂还要头痛。如果不是当时迦勒底已经有其他强力的变异人种进行了阻止,恐怕整个迦勒底——包括沙虫族,都要从星历上瞬间消亡。


而让他感到头痛的根源现在还顶着那张熟悉的西欧人面庞,几乎是纯血,除了脸上多出来的红色纹身以外,与曾经那张脸没有任何变化。


但上面的表情却是全然陌生的,就连当初因为人手不够强行让库丘林去技术调试部...

「狂王弓」Warm Bodies 02


——“Emiya”,他记得这个男人的名字。在语言被迫统一的现今,他的名字来源到底是英文还是其他相近发音的外语种都已经很难考证,但面对着他日烧色的皮肤和发根都洁白一片的背头,很难相信他的祖籍居然是原本的黄种人。

对于他的资料,库丘林也只不过从电子表上扫过一眼。反正那群废物觉得死人并不能听进或者看进什么东西,他索性也就不再去看。

偏偏这个男人的另一个称呼他倒是记得很牢固,仿佛只要动动舌头,这个熟悉的称呼就会突然破口而出,也导致了男人的本名也被连带着记上了。

“Archer”,正如对方刚刚射出的箭矢一般,库丘林比较中意这个名字。

但现实总是出乎人的意料,面前的男人虽然叫做“Archer”,...

「狂王弓」Warm Bodies 01

×.狂王弓,梗如名字,但不是丧尸,是改造人。

×.带一点类似基因锁的设定。


Text:


01.


从通讯器中传来的女声由于信号屏蔽而变得断断续续,但仍然能够感受到那声音里的甜腻,如同搅进了蜜糖的氢氰酸,但凡沾上一点都如同跗骨之蛆。


拥有者赤红眼眸的男人将视线对准了天空——正确地来说,那并不是天空。不过是通过调整大气中水汽和各种气体的浓度而导致光线折射出近蓝色的、虚拟的天空。上面空白一片,连一片用来装饰的云都没有,不过是敷衍地模拟出了水蓝的颜色。


然而这样的天空,在现如今的世界里才算常态。


仅剩的通讯器被锐器切成了数瓣,在落地的同时...

今日摸鱼。

还是指绘。

"You used be here, brother."

指绘V总。

指绘摸鱼。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