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在前往,向一个我不曾去过的地方。

© 桎里。
Powered by LOFTER

「战争体」诸君,我喜欢金木君!



搞了一下战争体。

虽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儿不过写起来的时候简直狂喜乱舞。

战争体有毒。


-


诸君,我喜欢金木君!

诸君,我很喜欢金木君!


诸君,我最喜欢金木君了!

我喜欢幼黑金

我喜欢黑金

我喜欢白金

我喜欢佐佐木

我喜欢面具金

我喜欢幼白金

我喜欢暗金

我喜欢TV金

我喜欢√A金

我喜欢大学中、图书馆、咖啡店、公园里、体育场、角斗场、废墟内、城市间、泥泞里、虚幻间,一切存在于地球上的各种金木君!


我喜欢厮杀中的金木君,肢体弯曲,覆盖着面具将敌人撕裂!

当敌人被打到骨骼扭曲,再被撕咬下血肉时,我的心会兴奋起舞!


我喜欢金木君穿上特制的战斗服,用脊背突出的赫子,击碎敌人的甲胄,

当敌人哀号着,从地面斜飞而出,又被赫子穿刺而亡!

这一刻我的心情,真是无限的畅快!


我还喜欢佐佐木手持库因克与赫子共同攻击,

尤其是当我看到面具金占据主场时,不断反复用赫子,刺入早已败北的西尾体内时,最令我为之感动!


阻止金木君无果的月山,倒在天台的悲怆模样,令我忍不往一看再看。

搜查官与青铜树们,在店长一行的主导下互相纠缠,在赫子和库因克的交缠中被撕成碎片, 一个一个地倒下!

这感觉真是太棒了!


当壁虎用如此之长的时间试图让金木君成为玩具, 而金木君却用十多分钟将其打至半死时,更是绝顶的感官享受!


我也喜欢在面对绝对力量时直面而来的死亡。

本该是求生的道路却被有马截杀,从瞳孔穿入大脑的伤口,这多麼悲伤啊。

我喜欢因疼痛而无法正常维系战斗精神混乱的金木君。

因为无法战胜,放弃策略只用肉体来试图坚持到最后一刻,这真是莫大的耻辱。


诸君,我渴望著金木君。

一位从地狱归来的金木君!


诸君,追随我的大队的教友们,你们渴望的是什么?

你们也渴望金木君吗?

你们也渴望一位从柔软中生出芒刺的金木君吗?

你们也渴望一场超越了温柔、软弱、执着和依恋的极至,杀尽世界的规则,生为悲剧而无法被救赎的金木君吗?


金木研!金木研!金木研!

很好!既然如此,那就跟随我吧!!


叫醒那些意图让我们关注他人,但现在却还在踌躇不前的人们吧!

揪住他们的头发,把他们拉出来,帮助他们睁开眼睛看到现在!

让他们想起面对石田刀片的害怕滋味!

让他们想起我方教徒如同钢铁般坚硬的执念!

让他们想起天与地之间,还是有某些东西,是他们的哲学无法解释的!


诸君!一起来地狱狂欢吧!


评论
热度 ( 22 )